1. <delect id="iso0q"></delect><delect id="iso0q"></delect>

        1.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會長風采 >> 會長新聞

          徽商雜志:徐世銀 散扯更得味

          “2014年1月17、18、19日,我要散扯(讀chei,拖長音)!”合肥大劇就在1月17日這晚,舞臺上的老徐頭戴鴨舌帽、身穿病號服、頸上系著一個碩大的紅色領結,造型很無厘頭。也就是在這一晚,醞釀在老徐腦海里數十年、從半年前就開始運作,但僅排練了兩個月的《散扯2013》完成了它的首演。

          《散扯2013》現場

          記者粗略估算了一下,這一晚,全場觀眾發出超過300次歡樂的笑聲。首演結束時,舞臺上的老徐和所有團隊成員一起,接受全場觀眾起立鼓掌的致敬。

          聚光燈下,這個56歲的老頑童再一次成了合肥人的“歡樂制造機”。

          “我想問問觀眾,你們覺得我們這個劇可能搞(合肥方言,意思:做)?還應該怎么搞?能不能搞成?”老徐難掩激動,深情地問了三個問題。首演兩天后的上午,一身休閑裝的老徐慵懶地靠在沙發上,說這三個問題已經有了答案。

          一個字,“干(合肥方言,意思:堅定去做)!”

          三個男人一臺戲

          在周立波經過十多年坎坷,對舞臺近鄉情怯時,他身邊有兩個人,一個是滬上京劇名家關棟天,一個是滬劇名家孫徐春。二人不離左右地一番游說,才促成了周立波的重返舞臺,才有了“海派清口”的繁榮盛景。如今,在老徐身邊,也有兩個人,一個是《散扯2013》的投資人王務平,一個是總導演耿小強。

          耿小強,安徽廣播電視臺導演,安徽有影響力的策劃人、撰稿人、綜藝節目制作人,《超級大贏家》就出自他手,郭德綱也是從他的節目中實現了事業的騰飛。

          王務平,安徽興皖招商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總裁、締造過合肥最早的科技廣場和高端沙龍。幾十年來,他在全國各地的事業打拼、商海沉浮,除了積累了財富,也勾起了他濃濃的鄉情。如同當年關棟天勸周立波時說了一句,“回舞臺要趁早,上海灘老一批觀眾還記得你”。王務平也有些不甘地對老徐說了一句,“合肥上點年紀的觀眾都知道你,現在你節目少了,再不搞,就沒人記得你了!”

          話糙理不糙。曾經因為開創了方言節目《真得味茶座》、《大話娛樂》而風光一時的老徐,這幾年因為“上了年紀”、新人輩出而逐漸淡出了電視觀眾的視野。幾十年交情的哥們兒哪怕說出這種耿直的“大白話”,也是因為動了感情。所以,當老徐說想搞這么一個合肥“散扯劇”時,王務平只是對他說:“想搞你就去搞,你只要告訴我要投多少錢!投一次不照(合肥方言,意思:不行),我還投;投兩次不照,我還投;投三次不照,我們就好好找找原因;要是真不照,大不了我們就體面地退出!”言語中豪氣四射。

          一個以情感做投資、以金錢做后方支持的王務平,一個以創意做注入、以專業把控全局的耿小強,再加上以數十年表演功底做前線基礎、以方言特色做品牌支柱的徐世銀。三個中年男人構成了一臺合肥人自己的大戲——“散扯劇”。

          從私交里講,二位老友是“想讓老徐的藝術生涯煥發第二春”。從別處講,這三個倔強的老男人,奔著“好玩”去做了一樣事,去跟合肥人“較上了勁”。

          與合肥人“較勁”

          “生活中最討厭的人有這么一種,動不動就把’我改天請你吃飯’掛在嘴上,卻從來沒有兌現。你瞧,有人給我發這么一個短信:老徐,聽說你要搞演出,能不能送我幾張票,我改天請你吃飯!我就回復他:好的,我改天給你送票!”

          這是《散扯2013》中的一段調侃,讓現場的一百多名觀眾都大笑不已。但這三個男人卻覺得有些苦澀的味道。

          “合肥的演出市場一直比較疲乏,多是賠本生意?!惫⑿娬f,合肥人看演出,習慣要票、贈票,而不習慣買票。

          “當我們想把合肥的小劇場文化做起來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與合肥人的‘演出習慣’做對抗?!毙焓楞y說。另外二位也附和贊同。

          這些年,合肥的演出市場的確是繁榮了,但其實相比一線城市,卻依然貧乏而單一?!昂戏实难莩霈F在有什么?除了大眾欣賞的演唱會,就是一些公司運作的夜場節目,”王務平說,“合肥市民現在玩什么,除了大眾喜歡的KTV,就是年輕人喜愛的泡吧?!?

          然而北上廣卻截然不同。這幾年,為了實現自己心中這個縈繞不去的“小劇場夢”,徐世銀輾轉考察了北京、上海、武漢、長沙、沈陽等眾多城市的演出市場,按他的話說,“我只要出差,就會到當地劇場去當觀眾、去看演出”。

          除了音樂會、演唱會,北京有孟京輝劇場演出、有人藝、有999劇場、有開心麻花;上海有滬劇、京劇、話劇、滑稽??;沈陽有二人轉大舞臺?!拔矣^察到的是,不同年齡層的觀眾有不同的觀看需求,”老徐說,“上了年紀的、文化檔次高的退休老人,喜歡看戲??;年輕人喜歡看文藝的話??;小屁孩喜歡看現代一點的、散扯一點的滑稽劇?!?

          通過觀察這些城市的演出市場和文化名片,老徐不停反思一個問題——合肥,到底應該搞什么?

          “比如說上海人,他們骨子里就需要文化的談資去炫耀?!痹谏虾?,一桌人吃飯,大家相互吹捧昨晚去看了一場什么演出,這是很正常的事?!暗诤戏什灰粯?,你說自己去聽一場音樂會、去看一場賴聲川話劇,人家說你勺道(合肥方言,意思:顯擺)?!崩闲煺f,自己拿捏這個問題是很謹慎的。

          “徐世銀就是一張合肥名片”

          在網絡上搜索“徐世銀”的資料,有說他是湖北荊州人的,有說他是浙江溫州人的。

          所以,這就奇怪了,一個外地人,怎么能把合肥方言說得這么地道,他怎么成了合肥方言的一張名片呢?

          老徐簡單了當,“那資料都是瞎扯嘛!”

          老徐祖籍是山東棗莊,上世紀30年代因戰亂爺爺帶著他父母逃難到了安徽宿縣(今宿州)。老徐就出生在那里,但他四歲便隨父母來到合肥,所以說的是一口地道的合肥話。不僅如此,因為一直從事演出,老徐說自己“安徽十六地市的方言都能說得順溜”。

          他是工人子弟,1972年進了工農兵歌舞團,說到底當時是沒有什么“興趣”“夢想”可言的。因為那時演出要求低,會唱會演即可,“我家兄弟姐妹六個,講到底就是為了混口飯吃?!崩闲煺f。

          入了這行,他就愛上了這行,于是生出了那些對藝術追求的想法,現在當成了一輩子的事業。上世紀70年代改革開放以后,港臺歌曲涌入內地大街小巷,老徐也成了那個年代最早組織起演出團體到處“走穴”的人,除了西藏和臺灣,他去過了全國其他所有的省份。

          最早嗅到市場氣息的人,也是最早“發”起來的人。上世紀80年代初,老徐一個月能掙130元,給家里買了一臺14寸黑白電視機、洗衣機,買了一臺“春雷”音響。那時的老徐是風光的,但藝術還談不上。

          開放能帶來商機,也會帶來競爭危機。在多種娛樂形式紛紛以舶來品的形式沖擊著老百姓的眼球、占領著街頭巷尾的時候,從演出港臺歌曲又轉行做影視演員的老徐也遭受了市場的打擊。常常帶隊出去演出卻毫無收入,“那時的我們很迷茫,那時的藝術就像沿街叫賣的手工藝品?!?一日三餐不能果腹,甚至他曾變賣家產給別人發工資。

          來到安徽臺的徐世銀,開創了安徽的方言節目先河。不管是當年的《真得味茶座》,還是后來火爆數年的《大話娛樂》,不僅是上了年紀的觀眾,連身在合肥的80后們,對他,都有著倍感親切的記憶的。

          “我還不想老,我的藝術生命也不想老?!崩闲煺f完,就陷入了沉思。

          出品人王務平和《散扯2013》演員們合影

          就搞“皖派清口”

          長久以來,南北兩派劇場脫口秀,二人轉演出常與“葷段子”掛鉤,脫口秀常??俊罢{侃政治”讓觀眾發笑是一直飽受詬病的。

          “‘脫口秀’是個西方舶來品,在美國的節目里公然調侃總統都是再正常不過的,”耿小強說,“但‘脫口秀’在國內的發展受到了限制,繼而朝著戲劇的方向走了?!?

          在“散扯劇”的萌芽之初,對于如何在表演形式上能受到普遍的大眾喜愛和最大限度發揮老徐的個人風格特色,耿小強是做了很多思考的。

          “藝術作品你得有思想性、觀賞性和藝術性,但老百姓愛看的東西,要把這三者很好結合起來其實是很難的?!惫⑿娬f?!岸椅枧_表演不同于電視,電視是強制性的藝術,如何剪輯取決于創作者,我呈現給你的便是一個強制性的鏡頭。但舞臺不同,觀眾可以看主角、也可以看配角、可以看舞臺的任意地方。如果我們的舞臺效果拿不住觀眾,那就是失敗的?!边@是舞臺表演的難度,也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

          所以,定位于“散扯”的《散扯2013》,其實融合了脫口秀、小品、滑稽等多種藝術形式,老徐也并非“一個人、一瓶水、一個樂譜夾子撐起一臺戲”的周立波,他在《散扯2013》中,更像是一個穿針引線的人,串起了整個團隊的精彩演出。

          有人已經給老徐打上了“皖派清口”的標簽。但老徐并不避諱,他說他喜歡這個說法,他要搞的也就是這么一個東西。

          幕后的王務平心中是早有這個意愿的,“安徽的文化在歷史上從來不缺少驚天動地的東西,但如今的確是缺少的?!彼麄冎傅?,是一張合肥的、安徽的,除了黃山、包公這些已經被人爛熟于心的新的文化名片。

          “我們想把‘散扯劇’做成合肥特有的,但是會推向全省十六地市,并且面向全國的一個演出品牌,一個文化產業?!背袚偠媸纸巧耐鮿掌?,對于“散扯劇”的商業運營模式顯然早就深思熟慮。

          但方言演出在推廣中,總會面臨外地觀眾因為“難懂”而領會不了的現實,所以,“當我們把它推向安慶、淮北的時候,也必然會融入當地的方言特色,演出內容也要常變才能常新?!?

          1月17日晚的首演,老徐邀請了安徽文化界、藝術界、評論界、影視界和媒體的大咖,所以他反復強調那晚他是 “忐忑”的。

          的確,這個有著44載表演經驗的老演員,每一次串場下臺后,就立馬在舞臺左側幕布后的椅子上坐下來,和助理緊張地對臺本。

          直到首演結束,徐世銀才終于松了一口氣,和所有人合影。對于這樣一個未來合肥的小劇場演出、一張未來合肥的文化名片,總算有了“真得味”的感覺。

          现金打鱼